极东痴汉保护协会

这个漫展有毒bushi

aph同人·梦【by:作死喵】

看了当鞋之后的……大概算是读后感吧嗯x

严重ooc求不打脸(つд⊂)

王耀做了一个梦,他梦到青青子衿,梦到金銮凤羽,梦到湾湾小香勇洙正辉小越……梦到本田菊。他梦到自己头戴重2冠身着玄袍,看着稚嫩的脸庞欢闹嬉笑——他本以为梦会这样持续下去的。

一切定格在孩童衣角的那一抹血一般的酒色上,纯净而又明亮的笑容逐渐随着身体高度的增长淡去,他伸出手,却触到一片冰凉。

血光欺天

他梦到湾愤怒的哭喊梦到菊眼中的鄙夷,梦到背后鲜血淋漓不堪入目的刀伤。他看到自己支离破碎零零散散的家人在无边无际的血色中绝望的叫喊着他的名字,击在心头如鞭如虎,带着万般责备与辱骂——

——为什么要躲起来为什么不救救无助的子民?!
——你还想怎么样你保护不了任何人!!!!!!
——骗子!!!!王耀你个骗子!!!!你根本不是什么天朝你他妈只是个废物!!!!!

湾的鬢花掉落在地,落碎了青青子衿落碎了金銮凤羽,击打着一幕幕他再也无法触碰的回忆。半跪在地上的他低下头垂下双手,耳边轰响着女孩恸哭的声音——

——王耀你醒过来你清醒过来!!你还要这么傻坐多久你把那些觊觎家里山河的人都赶走啊!!!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他梦到含冤而死的百姓把怒火尽数倾泻在他身上,血肉模糊破碎不堪的肢体扯着他的衣袖他的玦角他的一切,血染玄袍珠玉尽碎。
他病殃殃的身子一天比一天消瘦,瑞金兽口中吐出麻痹的熏香,抽痛着的心脏逐渐变得麻木变得没有知觉变成一个摆设,无法触碰的跳动一天比一天微弱。沉迷在幻境里。

——落得如同败竹一般的厄运。

他梦到自己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在自己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梦到大和魂里极盛而衰的诅咒,梦到自己睁着模糊不清的眸子看着眼前的人平淡而又自然的拭去武士刀尖的血珠,嘴唇一开一合,语气平静得让人心安却又令人心悸。

——耀君,成王败寇,这是你教过我的。

——耀君,这是你遗忘我的报应。

他梦到战地的黄花,梦到模糊的呓语,梦到血红的硝烟,梦到少年的低泣。

——nini,鞋子合脚了……

无神的双眼再无法激起半点波澜。

他梦到自己持着刀捅进了那个一直依恋着的人的心口,连同那枚布尔什维克的勋章一起击碎。牡丹凋零,向日葵的种子还未发芽就夭折在干裂的土壤里 他梦到自己脸上残忍的笑意将利剑抽出,带着毁去的诺言,带着再无法触碰的一切——

—— Остань,брагинский.

——你去死吧,布拉金斯基。

他从梦中惊起,凝望着守在他身边的澳,凝望着床边泛黄的合照。

一张张笑脸伸出罪恶的钳子抑制住他的呼吸,他忽的意识到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不真实的,没有人真正正视过他。合照上的人都在笑,但他看不出半点真心。伊万,菊,阿尔,亚瑟……他们的笑显得那么明亮而又牵强,牵住他的心扉刺痛着他。

被背叛被抛弃被夺走无数东西……在火焰中哭泣的圆明,重重枷锁锁住的紫禁……

明明已经,习惯了的。

一颗心早已尘封进了往事,为何还会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先生在想什么?”澳俯身在他耳边轻语。
他摇摇头眼神空洞的放下合照。

澳思考一会儿,取出一幅卷好的绸来,放到他手上轻柔的展开:“本田先生听说您最近状态欠佳后差人送了这个过来。”
他的眼神触及到丝绸之上的毛笔字,似是在画好的新画上泼了一盆水,模糊不清带着奇异的美感。

没有龙飞凤舞,只有牡丹雏菊。
画下没有落款,只有一句诗。

——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

他动了动唇,终究没能说出什么来。隐约想起了儿时的屋檐下他抱着子菊小小的身影,狭长的眉角微眯着带着笑意,大手握着小手在宣纸上一笔一画竖折弯钩,清亮的嗓音在竹林回荡。

仗剑行千里,微躯敢一言。
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

知恩图报永世不忘的诺言,将那些被岁月埋进泥沙的往事一一呈现。折断爪牙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刻入骨子里的信念,融入血脉中的狷狂。蝴蝶展翅高飞,他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小澳。”
“怎么了先生?”
“我们是什么,或者说……我们算什么?”
“……”

“华夏”

澳抬起头,目光坚定一字一句:“先生,我,港,湾……我们是,华夏。”

心中的枷锁破碎成灰化为星星点点消失不见,左胸处器官的跳动一下又一下充满着力量,诠释着旌旗朝朔气笳吹夜边声,诠释着谷暗千旗出山鸣万乘来,诠释着华夏儿女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尊严。

只要国家不亡民族不灭,这颗心就会一直一直跳动下去。

——为什么心还会疼?

——因为它还有知觉。

因为它还要继续去感受人间百态人情冷暖,感受酸甜苦辣感受世态炎凉,它还要带着追寻梦想的人,去哭去笑去走那漫长的一生。

因为它是华夏的心,是未来的指路牌所标的方向,是大梦初醒的第一缕阳光。

————————————END————————————

今天开始进攻lof!!!【握爪子】